Our corporate culture:

-

In the company, in each position has a top talents, crafts authentic baristas are always at your side to a cup of freshly brewed coffee, fragrant and professional fitness instructor in you after work you can be your personal trainer. You can enjoy it as much as you can, or you can sweat in a spacious gym. After work, I can still enjoy the excellent quality of life.

Our corporate culture:

-

In the company, in each position has a top talents, crafts authentic baristas are always at your side to a cup of freshly brewed coffee, fragrant and professional fitness instructor in you after work you can be your personal trainer. You can enjoy it as much as you can, or you can sweat in a spacious gym. After work, I can still enjoy the excellent quality of life.

新闻中心COMPANY NEW

迟来的情书

-

2018-11-19 10:33:39

 

作者:范素萍



timg.jpg


月河:

昨夜我又忘记关窗,晚风把你送进了我的梦。

真好,一身笔挺的中山装,正如我初见你时的模样。


那一年似乎是一九八三年,

我二十岁。

为了你,

我固执顽抗父母包办的婚姻。

虽惨痛挨了家法,

却终得与你在一起。



一九八四年,

你敬我爱我,视我如珍,

于是十月结晶,

我们有了第一个孩子。

是个儿子,

你开心的抱着我说,家族有后了。

我们小心呵护着宝贝长大,

呵,比起宠爱,你比我更甚,

你甚至在给其他学生上课时,

都要抱着宝贝去教书。

宝贝在讲台上拉了粑粑,

你还说这粑粑是干的,不臭不臭,继续上课。

可苦了台下学生们,

敢怒不敢言,

你说你霸不霸道…


timg (7).jpg


一九八九年,我二十三岁。

意外有了第二个孩子,

计划生育办的人不让生,

我就藏着肚子。

妊娠反应也不敢外露。

本也想告诉你,可学堂老师不够,课程太忙,

未等我说完,你又钻进书房写教案去了。

我便自己忍着,

连你也未曾发觉。

有几次计划生育办的人挨家挨户查超生,

我生怕被逮住勒令堕胎,

只好一咬牙用皮带勒紧了肚皮,

内心满是愧疚和焦虑。

虽然都被我躲过去了,

可那是6个月的胎儿啊…

后来有天夜里,我在一个空房间大哭了一场。

这些你都不知道。


所幸最终,我还是生下了我们的第二个孩子。

是个小女孩。

人家说,

这孩子能生下来也是命硬,

交点罚款就这么算了吧。


一九九八年,

儿子要到中心学校读书,

我们在镇子上买了房,

却一直没能装修住进去。

直到女儿也到中心校读书,

房子里才添置了几件家具。

女儿在学校放周假时会偶尔到房子里去暂住。

而让我不知道的是,

你也会去。



timg (1).jpg




那时我时常对夜感伤,

十六年弹指一挥间,

我们的爱情也仿佛像这晚风一般,

拂面即去。

也许这就是婚姻,这就是围城罢。

令我没想到的是,

你对我并不是情淡了,而是背叛。

女人的直觉多么准确,

早前已感受到你对我的不同。

那是一种夹杂着心虚、愧疚、无奈、淡漠的复杂情绪,

你不言不语,

终日躲避与我相对,

这是我与你争吵甚至动手发泄的真实原因。

而那个房子,那张床,

最终成为了你背叛我的地方。



timg (4).jpg

迟来的情书


我曾想,究竟是什么改变了你我。

我怨过,我恨过,

我一度自闭到无法从任何出口来宣泄我的情绪。

我知道孩子们能感受到我的焦虑和悲伤,

因为这悲伤有如洪水猛兽一般,

我已无力去压制和掩藏。

女儿甚至亲眼见到了那一次我与你反目成仇。

她哭着抱着我们大喊,

爸爸妈妈不要再打了……不要再打了……不要再打了……

我甚至听到她骂了你,

那是我第一次听到她骂了脏话。

……





timg (3).jpg


后来,

我们没能离婚,

源由我已经记不太清了。

但在这无爱的婚姻中,

我已不再奢求什么。

在那些度日如年的漫长日子里,

唯有烟草才能消弭我烦闷的心情。

女儿对我说:我讨厌你抽烟!

......

可我压抑太甚,

终究是改不掉了。



再后来,

因为教育改制,

我们被分去了不同的学校。

而当年我们一同教书的地方也日渐荒芜。

虽每年我们会回去看看,

可时光已去,物是人非,

一切再也回不去了……



timg (2).jpg

二零零七年,

我们已是中年。

儿子争气,

上了重本大学,

在外求学,一年才回一次。

女儿也念了高中,

虽偶尔任性,却还算乖巧。

我知道的,

都说时间可以治愈伤疤,

与你虽不能破镜重圆,

但终是该放下的。

有时,我会去你那边看你,

打扫你半个月都不曾扫过的屋子,

找找你堆积如山的未洗的衣物,

照顾你信手挖来的小花小草。

……

后来的某一天,我看到了张爱玲的《红玫瑰与白玫瑰》,

她说:

“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

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

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

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

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也罢,

白玫瑰便白玫瑰罢。

我们余生还有那么多的日子,

如果没有我,

谁来照顾你呢。


如果生活就这样平淡下去,倒也安宁,

可命运似乎偏不喜欢由着我的心。

二零零七年那个冬天,

你静悄悄的去了,

身边没有妻子,

没有儿女,没有任何朋友。

我和女儿看到的,

只有你双眉紧皱的僵硬的脸。

我沉默多年的心房,

刹时如大厦崩塌一般轰隆震颤!

早已为你干涸的眼眶,

还能掉的下泪吗?

谢谢你,

让我们的女儿一夜之间长大,

让我独自承受养儿育女之责,

让我一人在余生忍受寡母之苦,

让我独留人世为你祭奠。



timg (5).jpg



人生若只如初见,

何事秋风悲画扇。

魂归故乡吧,

那个地方是我们爱情的开始,

也是爱情的结束。

不,我想,我还是爱你的。

只是爱已不再浓烈,

却在与你有关的所有时光里悄悄流淌。

只愿你在你的世界里自由,

一如你当初见到我之前的模样。


时过经年,翻着你的旧相片,

我想,我是对得住你的。

你看,我们的儿子已经成家立业,生儿育女,

女儿也已嫁为人妇,相夫教子。

如此,你可心安?



timg (6).jpg

迟来的情书

月河,

时光真真好慢啊……

你的旧物旧时光,

装满了我的前半生,

在漫长的等待里,

变成了我额前的一道道皱纹。

我老了,

却还能忆起那刻骨铭心的温柔与哀痛。

儿女们也总是劝我再找个相伴余生的人,

可我放不下啊,

他们不懂,你还不明白吗?



月河,

你可知道,于我而言,

你我相隔的只是岁月,而已。

你会等我吗?

你可以等我吗?


呵,晚风再起。

今夜的梦我会见到你吗?


尔之妻二零一八年十月


本文系作者原创,如需转载请联系平台及作者本人同意。




美特生物

美特生物